晨報記者 邵麗蓉
  開學了,但對於李明和方沁雯來說,這次暑期實習相當難忘——“統戰部”和“人保局”,原本被自定義為高大上的政府機關部門已不再神秘,在大樓中經歷的一切顛覆了他們十幾年積累起來的對政府和公務員的想象。“經歷過政府部門崗位實習,讓我學會了嚴謹做事,溫和待人。”研二在讀的李明說,這樣的工作讓他很有成就感,公務員必將成為他的擇業首選。而大一的方沁雯也對公務員有了新的認識:原來公務員也會像那些普通的小職員一樣沒完沒了地加班,原來政府的辦公環境也可以像某個小公司一樣“惡劣”。
  他們兩人是今年楊浦區招募的148名暑期政府實習崗中的一員。楊浦區從2007年開始推大學生暑期政府實習崗,旨在讓更多大學生瞭解政府各委辦局和街道基層工作的“真面目”。
  辦公環境:一抬頭就能看見居民家的裝修
  “政府機關所在地,誰不想進去看看?”實習報到首日,李明穿著一身正裝,滿懷憧憬地來到楊浦區統戰部所在地。“這是我特地為實習置辦的,不能像以前去企業實習那樣,得非常正式。
  不過他第一天上班卻有點犯懵:一幢5層樓高的普通老樓,門上一個陳舊的政協會徽,把門的就一位門衛大叔,他心想這統戰部也太“低調”了吧!
  令李明更料想不到的是,樓內的工作環境與統戰部高大上的名字更不搭邊。“大樓的內部更寒磣:我的部門有4位老師,每兩人一間辦公室,每間不到10平方米。房間內大部分的面積被資料占據,人只能在很狹小的地方辦公。我的辦公桌似乎是加出來的,我往那兒一坐,外面再有人進來,就動彈不了了……”這是李明對所在實習部門黨派科的最初印象。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李明對以下的事實已經見怪不怪了:
  “我們辦公的屋子,窗戶對面三五米,就是居民樓,因此採光肯定不好。別的公司上班看江景,我們一抬頭就是居民家內的裝修,不過對面的居民白天全部都拉著窗帘,實在離得太近了。”
  “問我辦公環境怎樣?老師們用的都是老木頭的辦公桌,文件櫃也都是老木頭的。我這臺電腦,也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平時經常會等它死機後才反應過來。還有我電腦桌的鍵盤台的護桿木,時不時掉下來,我得修一修。”
  “那次我負責拍照,看到他們使用的單反相機,真是頭一回見,估計是10年前膠卷換數碼時代出的,而且整個統戰部就這麼一部相機,開什麼會都用它。”
  “說到伙食,那可真有說頭。每天11點30分開飯,得趕緊去吃。有一次我去晚了10分鐘,居然就沒菜了,只能打一碗白飯,而且飯碗都特別特別小。老師問我伙食好不好?我還違心地說比學校食堂的好,其實真比不上。”
  李明種種見聞,在區人保局實習的方沁雯也有同感。“人保局所在地雖然是區政府大樓,但每個人也窩在狹小的格子間里辦公,周圍的走道很窄。”
  工作情況:最晚加班到22點,一篇稿子審9遍
  李明津津有味地說著他在政府部門大樓內看到的一切。然而在他心裡,環境的狹小局促和硬件的不濟等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份工作本身,是他所喜歡的,能獲得成就感。
  作為9個實習生中的組長,李明被分到了黨派科——部里最忙的一個科室。他的工作,主要是協助部門領導做好各類會議的籌備工作,如收發傳真、接送文件、文字錄入、準備會議物品工具、幫領導校對稿子等等。“雖然是打醬油的工作,但也是非常忙碌的。當然,最忙的要屬領導。”
  在他看來,大領導們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按分鐘來計算時間安排。見過一兩次部長,也就是匆匆一瞥,其他時間大多外出開會。而科室的幾位帶教老師,每天也難有空閑。難得一次出門參觀廉政文化展,出去一個小時就趕快回來了,因為有一堆工作等著做。寫稿、審稿、協調各方面的工作,通知安排會議事務,總結會議報告,要點彙集成冊……在李明實習的一個月里,科室的老師們很少能準點下班,有時下麵人走了,科長還在加班,最晚的一次,部門加班到晚上22點。
  同樣,方沁雯也體會到了公職人員的忙碌。她所在的人才科雖然不太加班,但工作時間幾乎是排滿的。因為不懂人才政策,大多時間她只能幹些資料歸檔整理的工作,以及發會議通知等,不過這對就讀大一的她來說也構成了挑戰。記得一次協助領導徵集區博士後創新基地的科研項目,一個下午發了18份傳真,同時還完成了一批企業的審批錄用蓋章和通知領取工作。“辦公桌上的電話經常響起,很多是詢問夫妻兩地分居人才政策、還有事業單位招聘問題,很瑣碎,但忙個沒完。”
  “以前聽說公務員的生活是‘一杯茶、一根煙、一張報紙看半天’,原來完全不是這樣。”為何如此忙碌?李明將之歸因於極其嚴謹的工作態度。
  據他觀察,政府有十分嚴格的行政流程和規範,公文校對、會議籌備都要求嚴謹認真、萬無一失。比如會議席卡的擺放,每位領導的不同材料發放都有講究。而每次副科級寫完的稿子,要正科級把關審稿子,他不懂內容和格式,就負責校對錯別字和病句。記得有一份稿子,一位領導寫完後,另外三位領導各自審了三回。“‘方格子’里的工作瑣碎單調,又需極高責任心。我學到的嚴謹的工作態度會讓我終身受益。”
  在他實習的一個月內,總共參與籌備了四次會議,包括民主生活會、民主協商會、民主黨派的主題會議等。最後一個選舉政協委員的會議讓他記憶猶新:“多年選舉一次,我能輪上非常幸運,作為工作人員參與,投票箱還是我做的……”他說選舉現場十分莊嚴,走位等各個環節細節都要演練到位,結束後感覺就像打了一場勝仗。
  人際關係:嚴謹親和,上級提意見時斬釘截鐵
  實習了一個月後,李明和方沁雯已經習慣說“我們部”、“我們局”了。他倆對於“委辦局”工作的認同之快,甚至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之所以快速進入角色,李明覺得關鍵是老師們的親切帶教和機關里親如一家的工作氛圍。他的四位老師中,有三位是80後,連部長都是70後。平日里,老師們非常耐心地指導他,連如何雙面複印也都是手把手演示,完全不像在企業實習全靠自己摸索。記得有一次,一個重要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老師還忙裡偷閑地教他席卡的擺放位置,還編了一段順口溜教給他。
  順口溜李明記大太全,但還是明白了擺席卡的道道。“如果是奇數,大領導坐中間,他左手和右手依次按第二、第三級排開。如果是偶數,領導坐中間靠左的位置,最擔心的是遇到領導臨時不來或是讓人頂替的情況,席卡擺放就會被打亂,如果來的人數眾多,沒有兩種以上預案是根本應付不了的。”
  “人際關係,全不像我之前所想象的那般複雜和等級森嚴,‘政府大樓堪比宮鬥’的刻板印象也在我心裡逐漸消散。我接觸的大小領導都很親切和藹,感覺像自己家人一樣,有時還會給我介紹他們多年公務員經歷,給我擇業做參考。”李明說。
  當然,官場始終不比公司。雖然大領導們毫無官架,平易近人,但上下級觀念依舊無形存在,誰都不會僭越,恐失了分寸。李明說,這點從席卡的嚴謹擺放上就能感覺到了。此外,上級審查下屬制定的方案時,每每提出意見的語氣都是斬釘截鐵不容置疑的。“領導經常說的是:這個不行,必須得改!下屬悉數應允,基本不會反駁。”李明補充說。
  [實習之後]
  近距離接觸讓他們選擇當公務員
  採訪結尾,李明很堅定地表示以後求職會首選考公務員,並且已經付諸行動,實習一結束就買了行測和申論的書籍。方沁雯也說三年後會把公務員當作首要志願。選擇的理由,李明只提了兩點:穩定、有成就感。
  他同時反思國內“公考熱”現象,很多人考前缺乏對政府全面、立體的瞭解,對政府的工作心存幻想,一旦入職後才發現原來與預期大相徑庭。特別是薪酬方面,剛畢業時6000元高於應屆生的平均起薪,然而大多數人工作10多年才熬到科長一級,也就月薪1萬,每年工資增長均低於CPI。而工作內容方面,政府管理要求年年創新,市民期望政府服務水平不斷提升,而受機構崗位人數編製的限定,各委辦局人手不夠是普遍現象,因此公務員加班加點也是部分機關工作的常態。
  李明他很慶幸自己有一次與機關工作近距離接觸的機會,讓大學生們更瞭解政府,宣傳政府,以自己的所見所聞將神秘的政府辦公細節變成公共記憶。
  [他山之石]
  已有省級政府開放見習崗位
  政府向大學生開放實習崗位,最著名的自然是美國白宮實習生制度。該制度有很長歷史,每年有300人獲得這一獨特的機會,凡是18周歲以上的美國籍大學生均可申請。在4個月的時間里,實習生有機會見到總統本人,並結識重要官員,瞭解白宮的運作。
  在國內,2009年時,成都市成華區創設“大學生人才實驗室”,提供政府見習生崗位,青島、廣州等地也都有類似嘗試。
  由省級政府提供見習崗位,並學習白宮實習生制度的,陝西是第一個。陝西省政府2012年起選拔大學生到政府機關“見習”,為期一個月。學生入選後,首先在省政府接受了集中培訓,內容包括文件處理、涉密系統使用等,然後進入各部門“工作”。
  經過和省政府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一位學生表示,報考公務員確實是他畢業後的一項選擇,不過他想要從基層做起。“我感覺我們的政府確實是一個為民辦事的政府,我可以在基層做很多事情。”  (原標題:實習才明白:公務員沒那麼高大上)
創作者介紹

dp15dpak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