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3月11日電(記者吳晶晶、孫鐵翔、胡浩)2014年春天,人民政協的又一度盛會,註定被歷史銘記——行進在全面深化改革新的偉大徵程上,來自各黨派團體、各族各界的2000多位政協委員牢牢把握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切實履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職能,為改革凝聚最大正能連寫下了協商民主新的一頁。
  聚焦改革,增進共識,在充分發揚民主中夯實團結奮鬥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礎
  作為十八屆三中全會後召開的第一次政協大會,它肩負著協調關係、匯聚力量、推進改革的歷史重任。
  “全面深化改革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最重要的歷史任務、最根本的發展動力,人民政協作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助推全面深化改革,正逢其時、正迎其勢、正合其需。”王明方委員說。
  短短9天里,5次全體會議、8次小組會議、1次界別聯組會議、1場提案協商辦理會……各種形式的協商平臺,為政協委員們提供了充分的暢所欲言、直抒己見的空間。
  全體會議上,47位委員登上人民大會堂的講臺,發表意見,提出建議;會議期間,5875件提案、數百份書面發言……委員們議政建言,不辱使命。
  經濟界、文化藝術界、科技界、各民主黨派……人民政協有34個界別,具有廣泛的代表性,具有協調不同利益群體關係的獨特優勢,為凝聚共識提供了有效途徑。
  3月6日下午,全國政協醫衛界別約90位委員就“白色暴力”問題聯名向大會遞交“緊急提案”,建議將醫療機構列為公共場所進行安爆儘快制定出台《醫療機構治安管理條例》。
  “這份提案凝聚了醫衛界幾乎所有委員的共同聲音,希望能通過界別提案這種方式,突出最關鍵的訴求,集中力量解決一件事。”提案牽頭人凌鋒委員說。
  尊重多數人的意見,照顧少數人的合理要求——9天來,政協委員們堅持求同存異、民主協商,努力尋求改革最大公約數。
  從行政體制改革到懲治腐敗,從治理霧霾到互聯網監管,從食品安全到收入分配……不管是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大事”,還是與群眾切身利益緊密相關的“小情”,委員們議政建言,不遺餘力。
  這些意見和建議得到了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不管是大會發言,還是委員們的分組討論,黨中央、國務院的有關負責同志都到場悉心傾聽。
  “協商民主這條道路,既能廣泛發揚民主,又能實現高度集中;既充滿生機活力,又富有效率;既尊重大多數人的意願,又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權利。這是我們的優勢。”中央編譯局研究員陳家剛說。
  搭建寬鬆包容的協商平臺,讓委員們願講話、敢講話、講實話
  3月4日,北京國際飯店,政協文藝界小組討論現場,爭鳴與交鋒正在火熱上演——“我反對‘文化產業化’。”馮驥才委員毫不掩飾地亮出自己看法:“文化是‘潤物細無聲’滋養人的,怎能以金錢為目的”
  “不應完全反對‘文化產業化’。”靳尚誼委員觀點堅定,語氣卻並不尖刻。他用數字佐證自己的觀點:中國文化產業產值占GDP比重不足5%,遠遠落後於先進國家,國家主張“文化產業化”可以對經濟發展起作用。
  “當然,在經濟效益和精神文明方面取得平衡是相當困難的。”靳尚誼委員實事求是地說出了“文化產業化”面臨的難題。
  討論熱烈而不對立、交流真誠而不敷衍、批評尖銳而不極端——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在政協會議的各個會場閃現。
  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辮子,讓委員願講話、敢講話、講實話——政協提供了這樣一個寬鬆包容的協商平臺。
  “批評是為了建設。在這樣的氛圍中,大家暢所欲言地發表最真實的觀點,對問題的解決確實能起到推動作用。”左東嶺委員說。
  9天時間里,這樣一些場景令人印象深刻——“政府工作報告既分析了成績,還講了困難,但是不是也能總結一下工作中的失誤”全國政協委員高鴻賓在農業界別分組討論時直言;
  “我追問個問題!”小組討論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農業大學校長柯炳生向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陳錫文委員“求解”;
  互聯網金融弊大於利還是利大於弊經濟界別的馬蔚華、郭廣昌、潘功勝等委員就此展開交鋒……
  “兩會上的意見‘交鋒’不是目的,在多元社會現實的背景下,通過具有中國特色的協商民主參與,就決策和立法達成共識才是目的。”國家行政學院政治學教研部教授褚松燕說。
  堅持問題導向,充分表達不同意見和各方訴求,不斷拓寬協商民主的深度和廣度
  “一些城市或砍樹換植,或改河填湖,或削山建城,這些行為有悖自然規律、違背科學精神……類似決策為何得以實施,當認真反思。”8日上午,嚴俊委員在大會發言中直言政府決策中存在的問題。
  “近年來我們不但傳統產能過屍新興產能也過剩……為什麼化解產能過剩這麼多年來,越化解越過省�8日下午,賴明委員在提案辦理協商會上就產能過剩犀利發問。
  開誠佈公、直言不諱地提出問題,向來為政協會議所歡迎和鼓勵。正如俞正聲主席在常委會工作報告中所說:“政協的各種履職活動都要堅持問題導向,實事求是地提出問題、研究問題。”
  問題,來自憂國憂民的使命感、責任感——
  改革步入深水區,面臨發展轉型的巨大壓力、利益調整的諸多矛盾,需要增強合力、凝聚共識、推進落實,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的人民政協責無旁貸,代表各族各界人士不同利益訴求的2000多位委員肩負重擔。
  問題,來自於調查研究、深入思考——
  年近六旬的全國政協委員何香久,帶著一張塑料紙,一片毛氈,一件大衣,在北京一個橋洞下的農民工聚居點,與十幾個農民工兄弟同吃同住三天,傾聽他們的苦怒哀樂。他的提案帶著深切感悟,將關註點對準農民工群體精神與文化現狀。
  問題,來自尊重民意、廣納民智——
  越來越多的政協委員利用移動互聯網,通過微博微信,“曬”提案,徵民意。全國政協委員王東林的新浪微博“東林微言”有7萬粉爽他還將親友按照不同專業領域分為6個微信群,這是他收集民意的主要途徑之一。
  “政協委員履職的過程,其實就是發現問題、研究問題、提供解決問題思路和方法的過程,最終推動決策科學化民主化。”張澍委員說。
  委員們提出的問題切中時弊,樁樁件件,都是在為破解改革難題尋找科學對策,為群眾利益大聲疾呼;委員們的許多高論、高見、高招,對黨和政府科學決策,具有十分重要的參考咨詢作用——
  王光謙委員強調,土地制度改革是當前深化改革中爭議最多的領域之一,應儘快明確政策思路,處理好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範圍問題。
  鮑義志委員指出,我國在科研項目的立項、經費分配、評獎等機制上還存在許多問題,應完善科研工作機制提高國家經費投入產出率。
  何小平委員直言,行政壟斷作為權力配置資源的手段嚴重阻礙經濟的健康平衡發展,必須堅決打破行政壟斷,確保市場配置資源。
  ……
  真知灼見,逆耳諍言,無不折射出協商民主的蓬勃生機和強大活力。
  “協商民主開啟了人民政協在國家治理體系中發揮更大作用的新階段。”王明方委員說。  (原標題:讓協商民主發揮更大作用—寫在全國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閉幕前夕)
創作者介紹

dp15dpak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