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萌萌 朱振華 羅飛
  每年一到全國征兵時,一批批滿懷綠色軍營夢想和立志保衛祖國的熱血青年便會積極報名參軍,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卻瞄準這一時機,以部隊里有熟人為幌子或乾脆大膽冒充軍人,騙取青年們及家長的信任,從中詐騙錢財。2013年12月1日,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檢察院以詐騙罪對冒充軍人行騙的任興來批准逮捕,另一行騙人胡文(因另案)已被判刑。
  說到胡文和任興來行騙,不得不提本案最早的報案人王某。王某是南陽市宛城區人,2011年初,王某到開封朋友耿某家玩,在耿某家結識了胡文。當時耿某簡單地告訴王某,胡文曾當過兵。
  2011年夏天,王某的老婆告訴王某,她22歲的侄子非常想去當兵,但是因為腿上有疤,曾在2010年征兵體檢時不合格未通過,去不了部隊,問王某能不能找關係幫幫忙。王某立刻想到有過一面之交的胡文。
  王某向朋友耿某打電話詢問胡文的情況,耿某說胡文以前是某部隊三級士官,應該有關係。與胡文聯繫後,胡文很上心,滿口答應幫忙辦此事,還保證一定能辦成。王某欣喜地將消息告訴親戚,經親戚散佈,有更多的人來找王某幫忙安排子女參軍。
  2011年7月,胡文帶著任興來到南陽粉墨登場,胡文向王某謊稱任興來是開封X軍“王處長”,老丈人是省軍分區司令,還謊稱“王處長”這次到南陽軍分區是為了辦點公事,順便瞭解一下王某介紹的幾個想參軍孩子的家庭情況。一聽是部隊里的大領導,王某連忙將幾個孩子的情況向“王處長”做了詳細彙報。
  2011年11月,經過商量,胡文和任興來答應幫王某安排6個孩子入伍,並保證孩子們入伍後,將安排其中兩人提乾,其他四人轉士官,把人送到部隊當日起兩個月內辦齊所有入伍手續,轉成士官後補齊之前的所有工資。談起辦理入伍需要的費用,胡文提出要每人4萬元,王某覺得太多,就跟胡文討價還價,最後胡文答應每人需3.3萬元。王某與孩子們的家長聯繫後,很快分多次將13.2萬元打到了胡文的銀行賬戶上,其餘的錢存在自己的個人賬戶。
  其實,王某哪裡知道,“王處長”任興來根本不是現役軍人,41歲的任興來1989年入伍當兵,退役前是開封某部隊通訊團副營級幹部,2004年已轉業至開封市司法局,後在開封市勞動教育所上班。
  收到王某打來的入伍費後,為了掩人耳目,胡文和任興來動用自己的一切關係,陸續把6個孩子送到開封某師預備役訓練基地。為孩子們交了伙食費後,訓練基地給孩子們發放了軍被、迷彩作訓服、迷彩鞋和皮帶等用品。臨走,胡文和任興來對孩子們交代,過幾天就安排人來給他們照相,辦理士兵證,辦好證就能下部隊了。兩人還像模像樣地囑托孩子們到了部隊要好好乾,孩子們聽了非常高興。
  然而,胡文和任興來走後,孩子們在訓練基地一等就是一年多。其間,胡文和任興來還以多種名義多次到受騙人家中騙吃騙喝,索要貴重禮物。
  時間在一點點流逝,在家長們的一次次催促下,眼看紙里包不住火,2012年3月,任興來動用自己以前在部隊的關係,把其中兩個孩子送到開封市X軍修理營,把另外幾個孩子送到X軍工廠和醫院執勤、做雜務,他拿出事先辦好的假調令說給他們辦好了入伍手續,他們已經正式參軍了。
  但是這一次,待了一段時間後,敏銳的孩子們察覺到還是不對勁。幾個孩子開始給胡文和任興來打電話,索要士兵證,胡文和任興來編不出理由,只有又將幾人陸續送回預備役訓練基地。6個孩子聚在一塊,越想越覺得胡文和任興來不靠譜,決定瞞著胡文和任興來一起回家。
  聽到孩子們回家後的述說,家長們頓時都蒙了,馬上聯繫王某。王某也擔心是不是遇到了騙子,迅速給胡文、任興來打電話,可是聽到風聲的兩人手機不是關機,就是無人接聽。家長們憤怒之下,開始威脅王某還錢。萬般無奈之下,王某選擇了報警。
  2012年10月16日犯罪嫌疑人任興來(即“王處長”)被抓獲歸案,因其他犯罪事實在河南省某監獄服刑的胡文被押解回南陽,協助偵辦此案件。經過偵查審訊,兩人借征收新兵名義,冒充軍人進行詐騙的罪行終於浮出了水面。  (原標題:破碎的參軍夢)
創作者介紹

dp15dpak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